ABC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人生1984在线阅读 - 第333章 花季之殇

第333章 花季之殇

        七月流火,盛夏炎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刚过了21岁的生日,林芝也过了20岁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的婚事,成了林家人最期待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一直想怀个孩子,一方面是母性光辉在闪耀,一方面也是她想用孩子来栓住李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的事业,越做越大,身边漂亮的姑娘一茬接一茬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女人永远18岁,却永远都有18岁的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这几个月来,他俩在一起恩爱了不知道多少次,也没有再采取措施,可是林芝的肚子一点也不见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林芝回到家里,和母亲说起了悄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怎么总也怀不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怀孩子?你才多大?怎么就想着怀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云海都想要个孩子,你算算看,我们现在怀上,到明年我们结婚的时候,孩子刚好出生了,他还能见证爸妈的婚礼呢!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海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我们已经备孕三个多月了,从广交会之前就想这个事,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怀上。妈,我不会不孕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瞎说!怀孩子那是两个人的事。就算真的怀不上,也有可能是云海那方面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说我要不要找个医生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检查的?我当初和你爸在一起,也是过了好久才有的你。你别乱想,这种事情急不来的,反正你们都还年轻,顺其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从书房出来,看到她们娘俩在窃窃私语,问道:“你们在家里聊天,这么小声做什么?防止我听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玉霞笑道:“小芝说要生个孩子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怀上了?”林振邦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羞涩的笑道:“还没有哩!有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道:“早生也有早生的好处,你们正当壮年,孩子就已经长大了。你们享的是晚福。而且你们不缺钱,可以请保母和奶妈帮忙带孩子,你也不会太辛苦。你们要生孩子,你还在家里坐着干什么?还不回去陪云海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笑道:“云海今天晚上去上课了,他在读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过来坐下,说道:“云海是个非常自律、优秀的孩子!一般的大老板,赚到了钱以后,就不再想着读书上进。云海的做法,值得肯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玉霞道:“小芝,你是不是也要进修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道:“妈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的文化课底子有多差?我现在看见书都头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玉霞道:“那你和云海之间的差距那就越来越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道:“所以我才想早点生个孩子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玉霞听出味道来了,问道:“云海在外面,没有乱来吧?现在外面的诱惑可大了,特别是沿海地区,听说有人开起了ktv,里面还有陪唱陪喝的小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连忙说道:“没有的事,云海对我是一心一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玉霞道:“小芝,有些事你不懂。男人在外面,并不是他想收心就能收得住的,有的人为了讨好他,会把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往他床上送的!你爸就经历过好多次这样的考验!有一次你爸到下面视察工作,那迎宾馆的主任,安排了一个18岁的小姑娘给他呢!还好你爸识破了别人的奸计,没有上当。不然的话,大好前程,就要毁于一旦!振邦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尴尬的笑了笑:“扯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道:“好了,爸,妈,云海也快回家了,我先回去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道:“到你姑姑家看看,那个大卫有没有欺负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道:“大卫没有住到姑姑家,姑姑只是看在儿子的面子上,答应收容他,还没有答应复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告别父母,开车往回赶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天华大酒店门前时,林芝看到前面一辆车,正是李云海的座驾。

        劳斯莱斯太扎眼了,全国也只有李云海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在街上看到这辆车,都不用猜,肯定是李云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辆劳斯莱斯停在酒店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的车在这边车道,她看了一眼那边的车子,看到李云海和沈秀兰两个人坐在车上,不知道在谈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想到前面掉头去看看,想了想还是直接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回到家里,等了十几分钟,李云海才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海,我回来的路上,看到你的车停在天华大酒店前。”林芝毫无心机的问道,“你和秀兰在谈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暗叫一声好险!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沈秀兰一起上课回来,特意把车停到天华酒店,想带沈秀兰到19楼看看那个豪华的套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说太晚了,不愿意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劝了她半天,还是没能说服她,只得说改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沈秀兰一意拒绝,李云海此刻只怕和沈秀兰去酒店看套间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又能想到,世事就是这么巧,林芝的车子刚好经过呢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林芝等了许久不见他回来,肯定会生疑,要是找到酒店去,一问就知道他们在哪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到那个时候,李云海说是带沈秀兰来看房间装修的,不知道林芝能不能相信?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我顺路看了看酒店的生意情况,还别说,入住率每天晚上都是90%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笑道:“我还以为,你想拉着秀兰上去开个房间看风景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干笑了两声,心想女人的直觉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两人恩爱完后,林芝说道:“云海,我们要不要去趟医院,做个检查?我怎么还没有怀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我肯定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道:“那可不一定,这种事情,主要还是看播种的种子好不好。土地再肥沃,种子要是不好,也长不出果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当然不能明说,只道:“你别整天紧张兮兮的,怀孩子的事情,你越是想着就越是没有。哪天你不想了,说不定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晚上暑气未消,两人打开空调窗机,吹着冷气,盖着薄被子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睡到半夜,李云海忽然被一阵急剧的bb机声响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家客厅的电话也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和林芝都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么晚谁找你?”林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摇头说不知道,然后下楼来复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是天华大酒店的谢健打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总,出事了!”谢健在电话里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打了个哈欠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气急败坏的道:“有个上夜班的女服务员,忽然坠楼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浑身一激灵,睡意全无,沉声问道:“怎么会坠楼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嗫嚅道:“李总,我也是刚赶到现场,正在做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哐啷一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下了楼,问道:“酒店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有个服务员死了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吓了一跳,说道:“怎么会死的?这大半夜的,吓死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抱了抱她,说道:“你不要去了,看到死人,你更怕。要不你到隔壁姑姑家去,我回来再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芝道:“别吵着姑姑了,我没事,我在家里等你。你小心一点啊!喊上庄勇和石头他们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说一声知道了,打电话把庄勇他们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庄勇等保镖,已经被安排住进了天华大厦的宿舍,离这边很近,几分钟就到了李云海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率人来到天华大厦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华大厦刚刚开业没多久,就出现这样的事情,李云海深感这件事情不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到酒店,看到酒店前面的马路上,横躺着一个女子,头发凌乱遮住了脸蛋,鞋子掉落在不远处,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,雪白的肌肤浸着鲜血,说不出来的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健等人站在旁边,怔怔的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是凌晨四点多钟,解放路上空无行人,车子也没有一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健看到李云海的车子开过来,急忙迎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下了车,看着那惊悚的画面,心不由得一沉,问道:“警警和救护车还没有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颤声说道:“李总,我还没报警。救护车来不来已经不重要了,她、她已经断气了。从天台上跳下来,20多层高,当场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喉咙里像是堵了个什么东西,问道:“为什么不报警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低声道:“李总,此事另有隐情。有一个外商住进了我们酒店,大半夜的呼叫客房服务,这个服务员上门,结果被那个外商给欺负了。服务员受不了屈辱,跳楼而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一脸的震惊:“那个外商呢?有没有逃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房里。李总,这事怎么办?你看是不是冷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个冷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服务员是自杀死的,我们就这么告诉她家里人好了。我查过了,她家是西州的,是个高中生,家里人都是普通工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你荒唐!快点报警,同时喊救护车过来,人死没死,不是你说了算的!速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欲言又止,只得吩咐手下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派出所的同志很快便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不敢乱动现场,等救护车过来后,这才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医护人员检查了一下服务员的情况,宣布已经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其实也明白,这么高跳下来,肯定是没得救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的头发被拔开了,露出一张惨白的少女的脸,她是地样的年轻,原本有着大好的前程和美丽的未来,如今却惨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派出所的同志做了调查和记录,然后询问李云海:“李总,这事你看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蹙着眉头道:“怎么处理?不是应该你们拿主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讪然的说道:“李总,那可是外商,又是住在你们酒店的,按照流程,我们肯定要带走当事人回所里接受调查,就是怕给你们酒店方面带来不必要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大手一挥,说道:“你们该走什么流程,就走什么流程!还有,死的是我们酒店的服务员,我们有人证,可以证明她死前受到过不法侵害!我要求你们严格盘查,如果确有其事,一定要严惩凶手!外国人怎么了?外国人在我国犯了法,也一样要受到法律的制裁!我代表酒店的员工,向你们致敬,也向你们讨要一个说法!此事我会持续关注,请你们一定要秉公执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听了这番话,便即明白李云海的态度,当即上楼,把那个涉事的外商给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商很是嚣张,明知道被他侵犯过的女孩已经死亡,他还是跟没事人一样,大声嚷嚷道:“我是外国人!我是外国人!你们无权拘押我!我要找领事!你们这是什么酒店?我要曝光你们的酒店,你们敢抓我,以后谁也不敢来住你们的酒店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脸色铁青,恨不得上前亲手阉了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可不给外商嚣张的机会,直接将他塞进了警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要求医院对死者做全面的尸检,特别是要做某方面的dna化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国警方在1987年首次将dna检测技术应用于侦查破案,在此之前,国内已经具备nda化验的技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证据确凿,这个老外难逃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据我国刑法的规定,外国人在我国犯罪,要承担刑事责任,适用我国刑法的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态度异常坚决,此事哪怕会影响到酒店的入住率,他也不会就此手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要让那些入住的老外明白,天华大酒店是涉外酒店,但不是法外之地!所有来这里住宿的外国人,都必须遵守我国的法律,酒店绝对不会包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听到哭声,循声看过去,只见哭泣的人正是杨小颖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店的员工都听到了消息,从宿舍赶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走过来,问她道:“小杨同志,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小颖抽泣不停,哽咽难言的说道:“是的,李总。我和她一起进入酒店工作的,我和她玩得很好,她是个很老实的人,她也很开朗活泼,昨天她还说等休息了,要陪我一起去逛街呢!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自杀。李总,你一定要为她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沉声说道:“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给她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谢健喊过来,说道:“你们酒店方面,应该加强安全意识的培训。以后凡是晚上叫客房服务的,不管对方是谁,必须安排两个以上的人同时上门服务。还有,这种事情,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,你们要加强管理,增强服务员的自我保护意识!请你记住了,顾客不是上帝,外国人也不是!在我们酒店,他们只是顾客!顾客和我们的员工一样,都只是人!他们有着平等的人权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热的天,谢健早就一身的冷汗,说道:“是,是我的错,是我管理不力。李总,我愿意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语气一缓,问道:“小姑娘的家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道:“还没有,她家里没有电话,得派人前往通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他们来了以后,好生安抚。该我们给的补偿,一分都不能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道:“李总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转身对庄勇道:“你去一趟医院,盯着他们做尸检!拿到报告以后再回来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庄勇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又安排谢健:“你安排人去派出所,协助警方调查取证,也要盯着那个老外,别让他跑了!还有,外商住的那个房间,暂时封存,不可以动里面的任何东西!里面很可能还有关键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健一一答应,安排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抬头看看苍茫晦暗的天空,又低头看了看地上鲜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围观的酒店员工说道:“此事明天会做一个通报,你们都回去休息吧!请你们记住了,不信谣,不传谣,一切听酒店的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小颖等人踟蹰了许久,这才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一转身,看到沈秀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走上前来,低声说道:“云海,这事太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你怎么也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道:“宿舍楼那边都闹开了锅。我也被惊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员工们怎么议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道:“他们都觉得很害怕。都说我们的酒店不祥,刚开业就死了人,不敢再在这里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一怔,说道:“愿意走的,我们不留。这块土地上,哪里没死过人?我们只要妥善解决了事情就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嗯了一声:“时间还早,这里交给他们处理吧!你回家睡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道:“我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道:“我也是。刚才我看到了那个死者的遗容,我现在脑海里全是她血淋淋的模样,我估计这辈子都会有阴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:“走,我们到酒店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秀兰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海来到酒店,打了个电话给林芝,让她不用担心,这边有他在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芝得知女服务员当场身亡,很是震惊和难过,她和李云海一样的想法,一定要严惩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路上的血迹被冲刷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早班的工作人员陆续前来接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孩子的死,并不能影响这家大酒店的正常运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早上七点钟,李云海这才打电话给林振邦,向他汇报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振邦愤怒异常,一拳砸在桌面上,沉声说道:“云海,你做得对,对这种人,一定要严惩不贷!外国人的招牌,在西州不好使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林振邦这句话,李云海彻底的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那个外国人有什么来头,李云海都要将他绳之以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