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玄诛九天在线阅读 - 第十二章 一场交易

第十二章 一场交易

        吵闹的喧哗声笼罩了整个赌场,莫沉的身影还未来得及引起旁人注意,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幽暗昏黑的阶梯,通向未知的黑暗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沉的脚步很稳,脚步声在狭窄的走道里反复回荡,每一步又是别样的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烛光随着他的脚步,一盏盏点燃,每一盏灯火的位置都安排得恰到好处,让人勉强能看清前方得道路,却又不能看的太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顿时变得豁然开朗,灯火通明,莫沉的脚步骤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也霎时间变得清新起来,这偌大的地下大厅里,坐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厅正前方摆着一张暗红色的长椅,椅子坐着一名黑袍人,黑袍人脸上蒙着黑布,只露出两只赤红色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人坐在一侧的客椅上,那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,他望了一眼莫沉,目光又停驻在黑袍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老人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稍作思索,又或许见到莫沉的到来,让他不得不马上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天之内,任务完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顿时露出喜色,站起身来,颔首道谢,便转身径直离开,和莫沉擦肩而过,两人从头到尾,甚至连眼神都未曾交接过一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沉缓缓来到另一侧坐下,拿起桌面上的一杯茶,还是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道:“喝吧!这本就是给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料想是自己来的途中,便有人提起准备好的热茶,但莫沉并没有喝下的意愿,“我只是用来暖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果然从不在外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沉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们知道的倒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一边喝着茶,一边说道:“这天都城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像你这样的人,我们怎么也得注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沉从怀里掏出一封信,“我想知道写这封信的,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黑袍人手心一吸,便将信封吸到手里,他并没有打开,只是用手摩挲着信封的表面,随后又用鼻子嗅了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味道的信封,除了宫中在用外,便只有城西的一间店有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沉心里微微一颤,好生厉害,仅仅从味道就能推断出如此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将信压在桌面,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!我需要干什么?”莫沉直视前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规矩,所有来此委托的人都将会付出一些东西,或是钱币,或是物品。而莫沉什么都没有,所有他只能选择最后一种方式,那便是委托换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选择帮对方完成某些事情,来换取自己想要的情报,这便是城南赌场的交易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从袖口中掏出一条纸张,一招手,啪的一声!便扔到了莫沉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静得连呼吸声都显得多余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沉不慌不忙地将纸条展开,查看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来之前的一位客人给我们的委托,现在我想交给你去完成。”黑袍人说话的同时,紧紧盯着莫沉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从莫沉的表情里读取更多想要的信息,奈何莫沉连眉毛都不曾晃动,仿佛只是在看无趣至极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字从莫沉的嘴里吐出,他的声音没有半点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天内。”黑袍人的话也显得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呲的一声!纸条被撕成两半,莫沉来到墙边的烛火处,将纸烧成灰烬后便朝着原路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天后,我会再来。”他的声音随着身影渐渐消失在这间大厅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莫沉离去,大厅里不知何时,凭空又多出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过刚踏入修行之道,会不会有些牵强,毕竟对手很可能已经踏入二品之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袍人说道:“我本来以为他会拒绝的,没想到那家伙却是闷声不吭地应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如果他连这关都过不了,想必老板也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再次回到地面,莫沉倒是有种重见光明的感觉,即便他知道白天行走的未必是好人,晚上行走的也未必是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他的时间实在有些太少,不是杀人的时间,而是修行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那张纸条内的内容,对方很可能是有二品之境的修行者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可以拒绝,但并没有那样做。余叔走了,自己又被人盯上,只能让赌场背后的人重视自己,即便只是虚假的靠山,他也想让那些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对自己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莫沉脑海里,在城南赌场砍下数不清赌徒手的人,却比暗地里做手脚的人干净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砍手与戒赌,前者往往是为了达成后者目的手段或是警告,而一个赌场却是在教人戒赌,这才是莫沉选择此地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城南回到西陵院的路途不算太远,但莫沉却走了另一条路,他决定先回渭河边的小屋,将七色莲搬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花本来就罕见,而认识它的人更加稀少,所以平时倒是毫无顾虑地将花摆在窗台前。但此时无论是出于安全,还是出于有利于修行,都应该将花移到新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路上买了些茶叶和书籍,茶是买给自己的,书是给那个女人看的,一个姑娘居然喜欢看书打发时间,却也是让莫沉稍微惊讶了一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九曲十八弯,莫沉心底倒是有些忐忑,也许是自己太过敏感,反正总是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多次回头,甚至故意绕远路,都没有发现可疑人物,最后只能放弃,沿着渭河边,一边望着流水,一边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来到熟悉的小道上,莫沉的心扑通一下,像海里掀起波浪,不停地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台上,空空荡荡,就如此刻莫沉的心,都被挖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还是来迟了一步,莫沉望着门边一张不起眼的树叶,那是他出门后特意夹在门顶缝隙的,如今却落在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那扇老旧的木门,屋内外的温度差距并不大,恐怕自己再早半天回来,就得碰见这偷花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在屋内转了一圈,一切如旧,但偏偏那盆七色莲被搬走,看来是遇到识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像门外那棵顽固的老树,只是倔强地站在原地,望着渭河东流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