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玄诛九天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 阴霾重重

第十七章 阴霾重重

        冬去春来,已到晚春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日,刑罚司与监天司联手,将整个天都城弄得腥风血雨,满朝官员人人自危,连普通百姓走在路上,都能嗅到一丝紧张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的大清洗有将近百位官员落马,轻者离职查办,重者满门抄斩,一时间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绝大部分百姓来说,这些贪官污吏,换与不换都和他们没有多大点关系,谁又能保证新上任的官员能坚持廉洁?

        背负着骂名,千夫所指的那些罪人,更多是敌朝派过来的奸细。

        位高权重的从三品官员竟然是邻国奸细,这消息一传出,瞬间引起一阵喧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等官职,或多或少都接触过蜀国的核心秘密,一旦被透露到敌朝,后果堪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城风雨,大大小小的阴谋彻底暴露在烈日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总有些人喜欢乘风作乱,例如掌管二十万军权的秦淮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一阵子百姓的目光全部落在他身上,暗地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紧他,所以秦淮一直不敢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风头已过,他已经按不住心头的欲望,开始遣心腹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权力会让人膨胀,欲望总是无止境地放大一个人缺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秦府大厅内的秦淮,如有俯视众生之感,在这一刻,他望着客座上和他笑谈风声的唐全锐,顿时心生一种嘲笑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可是手握二十万兵权的大将,挥一挥手震震脚都能掀起惊涛骇浪,而对方不过是礼部尚书的儿子,居然还妄想和自己称兄道弟?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又怎么会没有注意到秦淮态度的变化,但他却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反感,依旧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寒虚几句,便不欢而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渭河边,他乘坐上小船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秦将军似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脸上闪过一瞬间的不屑,冷笑道:“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人?还不是被我利用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如此,但他脸上却挂着一丝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呆在屋里,哪都别去。”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沉的脚步停歇在门前,看到她满不情愿地点头,才大步迈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摸着藏在袖口处的飞刀,眼神坚定,前几日开始,他就发现有人潜伏在这条少有人走的小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条小巷十分偏僻,除了西陵院的杂役不时会路过,平日里静得像尘封的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莫沉还以为那些人在等自己,但当他路过小巷两三遍还平安无事后,就知道那是秦大将军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会再三叮嘱慕容如烟,不允许她随意离开西陵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,但归根结底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沉来到路中央,突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静得连呼吸都变得沉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莫沉可以将这些埋伏的人全部揪出来,但却迟迟没有动手,因为他知道秦淮不缺人,即便自己能将这些人全部杀光,对方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下一批埋伏的人,恐怕会变得更加难缠,这绝对不是莫沉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胖大海是秦淮的心腹,黑布蒙着他那极其大众的脸,一张路人脸,这种人你即便见过他一遍,第二遍也难以辨认出,因为他长得实在太过普通,毫无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不高,但领着一批死士他根本无需将街道上那个青年放在眼里,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即便莫沉突然停下脚步,胖大依旧海面不改色,他知道他只需一招手,身旁的死士会不顾一切将对方杀死,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掌控他人的生死,就如掌控一切,即便他在秦将军心腹里头根本算不上名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气愤的是,他眼里的蚂蚁并没有如想象的那样做出无力的反抗,没有可笑的行为,他就不能轻举妄动,这是军令。

        莫沉没有动作,胖大海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,看着他嘴角带着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煮熟的鸭子飞了,任谁都会生气,胖大海也不例外,他咬牙切齿仇恨涌上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那个身影渐渐消失在街道的角落,杀意终于忍不住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沉自然不会知道,躲在暗处里的小人物到底有多想杀他,他也没兴趣知道。但既然对方没有动手,显然是还在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莫沉思索着应该如何应对目前自己最大的敌人秦淮时,在天都城某个阴暗房间里却又发生着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永之十分疑惑,他只知道是某位大人物想见自己,却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,他按照约定来到福来酒楼天字阁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家中虽然富裕,但却只是经商,和权贵的一些合作让他明白,有些大人物永远不能惹。对方约自己见面,却很可能看中自己的天赋,想要收归门下,毕竟自己是西陵院新生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推开房门后,仍然是愣住了,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年轻,根本不像朝中那些挺着大肚子,肥头大耳的官员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莫沉在这,他便能认出,约魏永之见面的正是礼部尚书之子,唐全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吧!”唐全锐指着桌前的圆木椅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笑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很疑惑,也许你还不知道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永之自然有许多问题想要问,但他不敢开口,即便对方十分年轻,比自己大不了多少,但对方身边的黑袍随从却让他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为自己倒了一杯酒,轻轻抬起,眼睛却是死死盯着魏永之的双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十分憎恨莫沉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永之猛地僵在原地,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,也不敢开口回答,只是咬紧牙门,额头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紧张,不怕告诉你,我也恨他。”唐全锐将酒送入口中,一股香醇沁入心扉。

        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,魏永之顿时明白对方的用意。他有野心却也不傻,既然对方也憎恨那人,却没有动手,显然是顾忌些什么,想要自己代替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猜对了一半,却没有全对,唐全锐根本毫无顾忌。只是在他眼里,莫沉终究只是个小人物,相比直截了当自己出手,倒不如坐在帷幕之后,让别人替自己冲锋陷阵,他十分享受这种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将锦盒放在桌面上,说:“里面有两枚丹药,黄色丹药可以帮助你破镜,红色丹药可以短时间提高你的灵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永之震惊地望着对方,他自然知道这两枚丹药的珍贵。即便是在黑市中高价收购,也是有价无市,这些珍贵的丹药往往是朝中大官用来笼络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需点点头,这两枚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丹药就属于他,而他要付出的便是忠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诱惑终究战胜了理智,他实在无法拒绝,魏永之迫不及待伸手去拿的瞬间,却被唐全锐按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嘴角挂着一抹笑意,“二十日后学院有个新生交流会,可以相互切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永之眼睛一亮,他自然清楚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,“我保证他活不过那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拍拍衣襟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想必此时秦淮已经出手了,我们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全锐明白他的意思,管家显然觉得自己多此一举,即便不找魏永之,莫沉都未必能活到那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抿嘴道:“任何事情都要有两手计划。”